行业新闻

公司动态
行业新闻

行业新闻

负债340亿!“浙江女首富”发动全公司“誓师”,能救公司吗?

返回>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03 21:33    

新光集团业已破产重整,东山再起难度不小。



“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”

自从4月份申请破产重整以来,昔日的明星企业新光集团还能撑多久,一直都是众多债权人及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。如今,破产重整尚未定局,而其债务危机似乎正迎来转机。

8月26日晚,新光集团会议中心五楼灯火通明,这里正在举行一场“绝地反击、从我做起”的誓师大会,会场中弥漫着一股悲壮的气氛。

当晚,沉默许久的ST新光共有金融机构有息负债总额约 340.85 亿元,其中直接债务融资工具约 121.13 亿元。公司已披露的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总额约56.63亿元。

面对高达百亿的违约负债,即便背靠众多浙商的支持,新光集团的“长征路”恐怕也将漫长而艰辛。

此时,回视周晓光这位商界女强人的创业之路,小债不禁有些唏嘘。



鸡毛飞天,街头刺绣“变首富”


2017年,热播剧《鸡毛飞上天》霸占荧屏,与电视剧一起走红的,还有故事的原型:周晓光夫妇。

在义乌,这位女商人的名气可能比马云还要大,甚至超过了当地市长。

1962年11月,周晓光出生于人杰地灵的浙江诸暨。相信“多子多福”的周家父母,接连给她添了1个弟弟、5个妹妹。

家里的老大并不好当。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,年仅16岁的周晓光就开始了“小贩”生涯。她和母亲走街串巷,一个装着花衬子、绣花针和绣花样的大布袋,就是她“讨生活”的全副家当。

据周晓光回忆,“父亲从小聪明好学,14岁那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东阳中学,但因交不起学费只好辍学在家务农。”

或许是继承了父亲那股聪明劲儿,短短6年时间,周晓光便走遍了大半个中国,将产品卖到了黑龙江、福建等地,成了村里致富的带头人。

这期间,周晓光也上过不少当,因为看不懂地图差点被骗去做媳妇;在零下20多度的东北室外守摊;累了,拿麻袋往地上一铺,便进入梦乡......“漂泊无助像只候鸟,飞到哪哪就是故乡”。

不过,周晓光是幸运的。在北方,她偶遇了另一只“候鸟”,同样一个人出来打拼的浙江老乡虞云新,或许是相似的经历让两人心心相惜,很快,他们便结婚了。

回到浙江后,她与丈夫一起拿出1.5万元积蓄,在义乌市场买了一个摊位经营饰品。本打算赚够5万就“回家种田”,可一不小心,她第一年就赚了十几万。于是归隐田园的想法就这样被“搁置”了。

1995年,周晓光和丈夫虞云新从名字中各取一字命名的“新光”饰品有限公司在义乌青口工业园区落户了。2001年与施华洛世奇合作,成功打入国际市场。大获成功的周晓光也因此收获了一堆title,“饰品女王”、“中国最励志的女企业家”......

2009年,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评选“30位年度商界木兰”,周晓光与董明珠、杨澜、徐静蕾等一同入榜,她成为浙商中唯一的入选者。

2016年,新光集团通过借壳方圆支承在深交所上市。紧接着,2017年,周晓光夫妇便以113.9亿元身家位列“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”第201位;2018年,周晓光在“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”上排第26位,成为“浙江女首富”。

新光集团巅峰时刻,集团涉及了饰品、房地产、金融、互联网等多个领域,总资产一度号称800亿元。

但是,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。一路狂奔的背后,摊子越铺越大,却也埋下了一个又一个雷。

李嘉诚曾说,周晓光夫妇的新光企业没有做专做精,缺乏一个可以支撑她“即便天塌下来,也在赚钱”的产品线或领域。

“李超人”的话,不幸言中。


鸡毛落地,破产重整“等风来”


周晓光跌下神坛,始于2018年9月25日。这一天被称为中国债市的“黑色星期二”。当天共“爆雷”了5只债券,有2只涉及新光集团,即“15新光01”、“17新光控股CP001”,金额总计高达30亿元。

此后,新光集团的债务冰山开始崩塌,周晓光也开始从“女首富”沦为一名“老赖”。

其实,在此之前,新光集团的债务问题已危机重重。据*ST新光2018年半年报显示,截至当年6月,新光集团负债合计约468.98亿元。其中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约130.52亿元;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为75.73亿元,另外,其他流动负债约20.54亿元,应付债券约45.86亿元。

债务危机爆发后,新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新光圆成被ST,股价暴跌。新光集团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也遭到司法轮候冻结。

危机时刻,周晓光偏爱“发行债券”以新还旧。

面对高额负债,周晓光曾发行7.1亿元规模的短期融资券用于偿还去年债务。此外,2017年7、8月份,新光集团发行的多只债券多次出现盘中大跌,包括11新光债、15新光01等,当时就曾引发市场对其债务问题的担忧。

另外,房地产开发业务也是将新光集团拖入债务危机的重要原因。上市公司成为新光集团展开地产业务的重要平台,地产业务占ST新光营业收入的比重一度达到70%。但从2017年开始,其地产业务就出现了下滑,2018年未见好转,从而加剧了新光集团的债务危机。

2016年借壳上市之初,周晓光曾意气风发地说:“拜托大家多买新光的房子。如果房子卖不动,新光圆成就要现出原形了。不过也不要紧,100多亿市值的股票一抵押,什么窟窿都填上了。”

一语成谶,破产重整的事实表明,并不是什么窟窿都能填得上。

周晓光曾说:我们还年轻,凭借我们的人品和勤劳,完全可以成功,就算失败了,即便卖菜卖水果,我们也能养活一家人。

只是,让落地的鸡毛重新飞起来,谈何容易?对此你怎么看,欢迎留言说出你的看法。



为防止走失,请继续关注小债小号“债券观察”哦!

上一篇:火币矿池生态交易所将于8月19日15:00开放Paytomat(PTI)交易 下一篇:独家!“降准”造谣者,已被行拘5日!

报名参赛